南京楹联专家解说梅雨古与今:笔意丰满的江南

2019-04-25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23)

  中国古籍有云:“梅熟而雨曰梅雨”。作为酷夏前最后一抹清凉,梅雨给了江南独有的清澈。这个季节的雨,或轻柔细腻,或大气雄浑,如一首首五言七律,飘散在小桥流水、青瓦白墙之间,幻化成一幅笔意丰满的水墨诗画。

  自5月中旬以来,南京断断续续的降水从未真正停止过。江苏省气象台表示,6月18日江苏淮河以南地区自北向南先后进入梅雨期。这就意味着,阴阴沉沉的天空,一场又一场雨降落在江南大地,绿叶之下的圆润青梅相继黄熟。

  中国古籍有云:“梅熟而雨曰梅雨”。作为酷夏前最后一抹清凉,梅雨给了江南独有的清澈。这个季节的雨,或轻柔细腻,或大气雄浑,如一首首五言七律,飘散在小桥流水、青瓦白墙之间,幻化成一幅笔意丰满的水墨诗画。

  “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池塘处处蛙;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。”这首出自宋代诗人赵师秀的《约客》是不少人耳熟能详的诗词。其中,对梅雨时节的描述让人印象深刻。那么,“梅雨”的名称是怎么得来的呢?它源于中国的一个气象名词。

  梅雨,在古代常称为黄梅雨。早在汉代,就有不少关于黄梅雨的谚语;在晋代已有“夏至之雨,名曰黄梅雨”的记载。南京市楹联家协会主席袁裕陵告诉记者,自唐宋以来,对梅雨更有许多妙趣横生的描述。

  唐代文学家柳宗元曾写过一首咏《梅雨》诗:“梅熟迎时雨,苍茫值小春,愁深楚猿夜,梦断越鸡晨。海雾连南极,江云暗北津,素衣今尽化,非为帝京尘。”其中的“梅实迎时雨”,指梅子熟了以后,迎来的便是“夏至”节气后“三时”的“时雨”。

  宋代贺铸曾被称誉为“贺梅子”,据说就是因为他在《青玉案》一词中写下了这样的名句:“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。梅子黄时雨。”宋代陈岩肖在《庚溪诗话》中也有“江南五月梅熟时,霖雨连旬,谓之黄梅雨”的记述。

  明代徐应秘在《玉芝堂谈荟》中写道:“芒后逢壬立梅,至后逢壬断梅”。历史上所称的“黄梅雨”通常是指“梅”节令内的降水。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群众习惯上取“芒种”节气为梅节令,此时正值梅熟时节,因此也叫“黄梅”。

  谈及古诗文中的江南梅雨,南京市楹联家协会主席袁裕陵表示,与现代人纯粹关注梅雨天气变化不同的是,不少经典古诗文都表古人对梅雨天有种钟情、洒脱之情。袁裕陵说,中国古代是以农耕自然经济为主体的农业社会,生产力低下,人们的生活节奏和生活要求远不如今天。所以,遇到黄梅天这种不宜出门耕作的天气,反而感觉轻松休闲。观赏雨景,品尝梅子,其乐融融。

  在袁裕陵看来,现如今的人生活节奏更快,“赶时间”的同时很难有“闲窗听雨”的雅兴。在物质生活丰富的今天,梅雨季特有的产物未经加工,酸涩的梅子已难以为人们接受。

  此外,古时的生态环境远比今日好,尤其在农村。楝花清香、高柳乱蝉、鱼动新荷、蝶舞莺飞、蛙闹燕喧等都是日常生活的美妙环境。这样的天地广阔、绿被覆盖、空气流畅的感受,非当今人所能体验得到。

  袁裕陵说,和其他天气情况不同的是,梅雨不是任何地方都有,只是在长江中下游地区、上海、苏州杭州等地。进入梅雨季节后,江南一带几乎天天都在下雨。一会儿阴雨绵绵,雨点飘洒着钻进雨伞,湿了行人的头发衣衫。

  一会儿倾盆大雨,豆大的雨点从变黑的天空倾泻下来,地上很快积成水洼,浸透了行人的鞋袜。即使不下雨的时候,也让人感觉闷热潮湿。这样独有的江南天气在小桥流水、青瓦白墙之间,幻化成一幅笔意丰满的水墨诗画,不由得让古人诗兴大发,创作一首又一首的经典古诗文。

  梅雨,又叫黄梅雨,是指江南梅子成熟时节,在当地出现的一段大范围阴雨天气,早在汉代就有相关气象谚语记载,晋代已有“夏至之雨,名曰黄梅雨”的说法。

  中国长江中下游地区,通常每年六月中旬到七月上旬前后,是梅雨季节。天空连日阴沉,降水连绵不断,时大时小,温高湿大。

  其实,梅雨并非是孤零零在江南一带上空产生的,它是我国东部主要雨带移动过程中的一个阶段,当主雨带由南向北抬升到江淮地域上空时,便被赋予了这个极具诗意的名字。

  黄梅雨因其“时雨甘,泼煮茶,美而有益”而受到众多茶人的推崇并留下了许多赞美之词。许次抒在《茶疏》中说:“泉水不易,以梅雨水代之,精茗蕴香,借水而发,无水不可论茶也”。陆廷灿的《续茶经》中也有记载:“煮茗须甘泉,次梅水。梅水如膏,万物赖有滋养,其味独甘,梅后便不堪饮,大瓮满贮,投伏龙肝一块以澄之。即灶中心干土也,乘热投之”。

  此外,记者翻查资料发现,《本草纲目》和《食物本草》也介绍说:“梅雨时置大缸收水,煎茶甚美,经宿不变色,易味,贮瓶中可经久”;“梅雨水可外洗癣、疥疮,又能消除瘢痕”。

  对茶俗和茶礼有详尽记录和描述的《红楼梦》,也有关于梅雨烹茶的记载。一日,贾母来到庵堂对修行的妙玉说,“把你的好茶拿来,我们吃一杯就去了”;只见妙玉亲自捧着一只海棠花式的雕漆填金的小茶盘,内放一只五彩小茶盅,奉给贾母。贾母问:“用什么水沏的”?妙玉答道:“是旧年蠲的雨水”。妙玉用的雨水,当是梅雨时节收贮的雨水。